《隐秘的角落》:细思极恐的第二个结局

《隐秘的角落》:细思极恐的第二个结局2020-06-22 17:37:02

《隐秘的角落》突出了氛围营造、音效应用及其灵气镜头切换,而叙事逻辑则是减少子项。


《隐秘的角落》:细思极恐的第二个结局
《隐秘的角落》海报

本文中有剧透

《隐秘的角落》是今年收视率最高的国产悬疑剧,它的结局也很有趣。从表面上看,该剧选择了一个幸福的结局:三个孩子、阎良和蒲没有被杀,凶手被杀,主角获得重生,老警察陈晔安然无恙。然而,在第一个结局的背后,编剧精心安排了另一个结局。结局没有明确说明,但预兆无处不在。至于它,我们可以从张东升在剧中提到的“笛卡尔故事”开始。

笛卡尔和公主有童话版本和现实版本。张东升笑着完成了第一个版本后,他突然笑着说还有第二个版本。笛卡尔被背叛了。

整部戏就像笛卡尔的故事,童话和现实并存。你选择相信童话吗?还是变成现实?当童话版本以东升之死和对少年的营救结束时,另一个版本告诉观众普普和阎良已经死了,领导小组唯一的幸存者是朱朝阳,而所谓的第一个结局只是他精心编造的童话。


《隐秘的角落》:细思极恐的第二个结局
《隐秘的角落》原创小说《坏小孩》

在陈紫金的原著小说《坏小孩》中,朱朝阳是隐藏得最深的最坏的孩子。压抑和控制的环境和父亲对爱人女儿朱晶晶的偏爱使他怀恨在心,把朱晶晶推到少年宫楼下,普普是唯一的见证人。在小说中,三个孩子在发现张东升杀人的视频后向张东升勒索钱财。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当朱晶晶的母亲怀疑女儿的死与朝阳有关时,她找到了骚扰朝阳的母亲和儿子的人,并在朝阳的尸体上倒了粪。朝阳的父亲放手了,于是朝阳怀恨在心,通过张东升杀了他的父亲和朱晶晶的母亲,最后设计让所有知道的人死去。同时,她用日记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被胁迫的软弱形象,把所有的罪行都推到普普、丁浩和张东升身上,从而逍遥法外。


《隐秘的角落》:细思极恐的第二个结局
《隐秘的角落》 Stills@

整部戏剧的核心人物是张东升和朱朝阳,《太阳照常升起》。前者是后者长大后的样子,而后者是继承前者的恶意者。他们都选择撒谎和背叛,一个背叛他们的亲人,另一个背叛他们的朋友,他们都以杀戮告终。在剧中,普普曾说她梦见朱晶晶在刘峰山,我们知道张东升在刘峰山顶谋杀了她,并伪造了她父母的滑倒。

screenwriter隐喻的第二个结尾是一个遵循原始情节的结尾,但是考虑到各种因素,《隐秘的角落》最终选择了这种晦涩而开放的方法。两种结局都可以合乎逻辑地确立。童话或现实由观众选择。

从结尾的设计,我们可以看出编剧的意图。除了细节,《隐秘的角落》的配乐和蒙太奇也值得一提。很多人称赞这部戏的演员们的表演,王景春、张颂文和秦昊的表演都很好,但这部戏的灵魂其实是导演和配乐,剧组的老师们参与了剪辑、音效、构图和蒙太奇。

这部戏剧被誉为第一集的开始。张东升带着公公婆婆去度假,突然把他们推下悬崖,摔死在郊区的三座山上。事实上,除了这个戏剧性的情节,可以更好地反映船员的原始能力,蒙太奇和音乐应用的三个例子可以给出。


《隐秘的角落》:细思极恐的第二个结局
《隐秘的角落》 Stills@

第一个例子在第一集的结尾。张东升请他的岳父和岳母去爬山。张东升向他的岳父询问摄影技巧,并问道:“我还有机会吗?”岳父认为他说的是关于他女儿的,也就是说,“我还有机会和你女儿在一起吗?”此时,张东升和他的妻子正在离婚,他们的姻亲显然站在女儿一边。他的公公婆婆皱着眉头,催促东升放下他的执念,暗示他和女儿的命运已经结束。但是东升想问的是“还有拍摄进展的机会吗?”在这场误会中,东升明白了他亲家的态度,决定杀了他们。

对话本身没什么,值得注意的是导演运用蒙太奇和音乐来讲述故事的能力。从自然光到加深的阴影,面部特写,从舒缓的镜头到一步一步的加速,再到频繁的正面和负面打击,张东升被压抑的、焦虑的和愤怒的情绪被对比衬托出来。这时,声音的效果听起来像是心脏在跳动,再加上秦昊表现出来的平静而压抑的面部表情,已经达到了耳朵嗡嗡作响的感觉,仿佛水正在迅速淹没人,这有力地显示了人物的内心状态。

第二组是值得回顾的,甚至是一个带有文学味道的蒙太奇。在第四集,朱朝阳的生日/朝阳的父亲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签署并火化了他们的女儿,一个悲伤,一个快乐。精彩的是,两组图片看起来完全不同,但它们使用了相同的元素——火,倒计时,和同伴的弓。在朝阳的生日那天,火象征着希望和开始,而在火葬女儿的时候,火代表着死亡和结束。在前一组中,倒计时和鞠躬是祝福,而在后一组中,痛苦和不可挽回的不同情绪。导演使用了诡异、酷而薄的配乐来加强这种蒙太奇的对比。一个人的死亡意味着一个人的精神生活、一个人的痛苦和另一个人的幸福。碰巧这种致命的邪恶表现在天真无邪的孩子身上。导演没有使用多余的叙述,这显示了这一层次丰富的情感和象征意义。

第三组是第六集的结尾,紧接着第七集的开始。东升的妻子之死将与《正直》中的“坏孩子”三重唱在海上交替上演。这组蒙太奇以大胆的想象令人眼花缭乱,转眼间把孩子们在海上游荡的童话变成了在海上漂流的尸体。童话与邪恶代码交织在一起,颜色的使用也非常精致。这种处理方式也应该符合剧本的基本基调——童话和现实,但它们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

《隐秘的角落》不是没有不好的评论。最大的挑战是这个情节缺乏逻辑性,对警察来说太弱了。平心而论,这出戏并没有达到完美的水平,豆瓣的分数有些夸大,但它的水平要比mos好


《隐秘的角落》:细思极恐的第二个结局
《隐秘的角落》静态图片

《隐秘的角落》突出了氛围营造、音效应用及其灵气镜头切换,而叙事逻辑则是减少子项。与原著相比,我的意见是这个系列比原著好。与作品相比,情节并不是唯一的一个。陈紫金的原小说在逻辑上更完整,有更大的叙事想象力,但这是不可避免的。原小说的人物刻画相当清晰,完全是作者的工具性人物。它的写作风格也很普通,是一篇仅仅依靠情节的悬疑和清新的文章。相比之下,戏剧版本中的人物刻画更全面。例如,朱朝阳的母亲是一个等级森严的人物,她捕捉到了被生活折磨、后悔和控制自己孩子的状态,这只是原著中促进叙事的一个工具。尽管有一些极端的例子来证明原著中对三个孩子的描述,连环杀人和无休止的恶意,作者仍然用这三个孩子作为杀人的工具。《隐秘的角落》,我在湛江亲眼看到的。我发现它的场景令人信服。它对海边小镇的描绘和对三个孩子的描绘让我有了同样的感受。

当然,这出戏不可避免的还有逻辑上的缺陷。例如,这三个孩子联系得很频繁,但朝阳的母亲却迟迟不知道。例如,张东升,他看起来老谋深算,被三个孩子玩弄。在整个大脑洞开始的时候,张东升,作为唯一一个亲家父母去世时在场的人,这么快就摆脱了嫌疑,警方也没有派任何人跟踪他。即使背景是十多年前的一个小城市,也是牵强附会的。因此,豆瓣的9分有点高,但说这是一个不好的结局是不客观的。

作者宗成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