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火了 中生代女艺人能否“乘风破浪”?

“姐姐”火了 中生代女艺人能否“乘风破浪”?2020-06-24 11:24:43

《《乘风破浪的姐姐》之火》反映了中生界女演员在狭窄的表演路径和相似的作品中所面临的共同困境。


“姐姐”火了 中生代女艺人能否“乘风破浪”?
《致命女人》@

“女队”成为近年来综艺市场最热门的主题。然而,在我姐姐离开之前,我姐姐已经踏上了海浪。芒果电视《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拉开了姐妹成为偶像的时代。三十名三十岁的女艺术家前来参加比赛,经过训练和考试,最终组成了一个团体,由于稀缺而成了爆炸性的局面。

我不得不说芒果电视的这个节目是在正确的时间播出的,当姐妹俩在疫情期间没有戏可拍的时候,就抓住空着的窗户。除了节目理念和制作水平的创新,姐妹们也参与到这样的节目中,这些节目更多的是由寻求曝光率的流量驱动的。《乘风破浪的姐姐》流行的原因是30岁以上的女性艺术家机会太少。从2018年到2020年,在该节目中有过表演经历的25名艺术家中,不到一半每年都有新作品播出;2019年,所有演员中只有1%是能够播放五部或更多作品的女艺术家,其中65%在同一年没有任何电影和电视作品。

《乘风破浪的姐姐》《火》反映了中生代女演员面临的共同困境,她们的戏径狭窄,作品相似。在去年第一届电影节的闭幕式上,克里斯蒂娜呼吁给中年女演员更多的机会。2018年,网民的奇幻剧《《淑女的品格》》在微博上爆发。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许多公司开始建立基于中年独立女性群体形象内容的项目,在总局的公告中不少于三个。然而,这些项目都没有以下内容。

国外有很多文艺作品,给中老年演员留下了机会。美国戏剧《欲望都市》 《致命女人》是这一类中最好的。然而,打着独立女性旗号的国产剧并没有脱离中国社会传统的女性认知框架和公众对独立女性的刻板印象。她们要么是地位高的女性,要么是伪称独立的女性,吹嘘自己利用了诸如独立女性标签之类的小事。最后一个趋势通常是“做得好比结婚好”,从《欢乐颂》到《我的前半生》,很难摆脱这种刻板印象。我在

节目中的姐妹们非常“坚强”,她们会对导师组和导演组说“不”,比如宁静和张雨绮,这将给观众带来前一届女性才艺表演中罕见的“酷感”。不幸的是,这种“酷感”是肤浅的——观众已经看到了许多有才华的姐妹,但节目本身并没有作出更多的努力来打破性别歧视,为中生代女性艺术家夺回话语权,而只是依靠这些女性自己的故事和衍生的话题来推销自己的知名度。不管有多受欢迎,《乘风破浪的姐姐》都只是一个由资金驱动、需要利润的综艺节目。从某种意义上说,“姐姐”的噱头可能会成为一种新的刻板印象。在一场游戏和一个梦想之后,中生代女性艺术家将很难走出困境,甚至乘风破浪。在6月19日的芒果电视战略会议上,《披荆斩棘的哥哥》项目出现了,主题是“与30个兄弟的梦想作斗争”。吃了“姐姐”之后,是“哥哥”摩擦热点的时候了!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