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踏踏实实做事

张一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踏踏实实做事2020-07-07 19:27:49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如果你把自己放得太高,你每走一步都会走下坡路。真可惜。所以不要再吹牛了。实事求是地做事。

电视剧《局中人》已经正式发布很久了,最近终于开始播出了。两个公认的有影响力的演员,扎雷(微博)和潘粤明(微博),扮演了一对“相亲相爱,互相残杀”的兄弟。当他们被建立起来的时候,他们感觉充满了网络,他们真的有吸引人的外表。但是,期待着看《剩余的罪恶》和《胡八一》逗穷人开心的观众将会失望。在剧中,这两兄弟是很酷的家伙,斗智斗勇,每天生老病死,没有任何喜剧元素。


张一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踏踏实实做事
《局中人》剧照,Zray扮演沈芳@

Zray自己也承认,“这个角色和我自己的角色以及过去被诠释的角色真的很不一样。”他说所有的演员都想扮演一些他们从未接触过的角色,这些角色新鲜有趣,所以他们更有趣更有挑战性。但是也有困难。沈放和沈凌,两兄弟,都又冷又冷。他们不怎么说话。“在其他方面就没那么有趣了。我担心角色会变得平淡,观众有时会觉得无聊。”归根结底,他认为表演是为了观众,所以观众喜欢它,这是最大的目标和创作者的意愿。

Zray坦率地欣赏潘粤明。“当我知道是潘粤明老师扮演我哥哥时,我非常高兴。在投篮的过程中,我真的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我们都有很多对手。在戏剧中,情感关系非常紧张。事实上,这是非常愉快的。”他回忆说,在拍摄过程中,每次他和潘粤明演完一部表达得很好的戏,他都很开心,晚上回去睡觉的时候也更踏实了。“作为一名演员,这是最大的满足和收获。没有什么比你完成了一部非常好、非常舒适的戏剧更让你感到快乐了。”


张一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踏踏实实做事
Zray的书法《勤奋》。

他还说在拍摄间隙,他会和潘粤明聊天、书法。“这听起来像一个特殊的佛陀。”记者说。

Zray回答:“是的,我也不年轻了。”这时,我们也许会意识到,昔日的“小”现在已经快三十岁了。Zray的书法很“勤奋”。


张一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踏踏实实做事
《余罪》截图

当全国人民第一次纪念他时,他只有10岁。他天生害怕照相机。《余罪》中,调皮捣蛋的刘星被人们深刻解读。然而,当童星长大后,他们在这个圈子里发展不好。当我在大学的时候,Zray基本上不拍电影。“每个人基本上都忘记了我,然后他们都怀疑我。许多人给了我一个定义,说我不能再红了,没人能再找我。演戏,我看过什么样的新闻,也听过什么样的声音.”

"说我心里没有不舒服,这一定是个谎言。人们有世俗的欲望和情感。但是我没有认真对待这件事。也许那时我比现在更强大,因为那时我无知无畏。”当我年轻的时候,我不太在乎一些外在的声音,我也不知道那些外在的声音意味着什么。相反,我变得非常幸运。当你长大了,面对别人的目光和话语,你仍然需要认清自己。“知道你在家庭中的地位,在社会中的意义,以及在别人心中的意义。你知道的很多,你可能会对外界的褒贬不一,但是你会在了解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感到厌倦。但这是必须经历的。”

Zray已经沉默了很多年。在过去的几年里,由于《余罪》的惊人回归,表演技巧得到了广泛认可。在那之后,各种各样的活动,各种各样的人发现,“让你做改变模式的事情,可能会有一些事情偏离你的演员生涯,你会感觉不同,然后你我不知道它是好是坏,但我仍然要融入其中,因为没有人有能力改变世界,然后跟随每个人,只有改变我自己。”他淡淡地说。

与许多同龄人不同,他从不回避“迎合观众”这样的话题。“作为一名影视工作者,我仍然坚信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观众。拍一部电影,拍一部电视剧,最后你想要什么?你想让观众看到它。你当然希望他们喜欢。如果你想让他们喜欢,不要假装。你必须试着想想他们喜欢什么。这是你的最终目标。”


张一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踏踏实实做事
@

[对话]

在表演上很过瘾

澎湃新闻:长期以来,谍战剧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叙事风格,甚至是一种人物套路和表演套路。你认为你会在创作过程中尽量避免一些常规吗?

Zray:这与此无关,因为在谍战剧中,你肯定会有一些侦察、反侦察、跟踪、反跟踪等等。每个人都知道这些技巧,并且已经使用过了。现在观众有很高的品味,并且已经看过了。而且,观众也很聪明,不是说随便埋线,而是知道一点点线索,他就会很强大。

据我所知,这部戏的表演可能会有所突破,导演的表现可能会更贴近人物的内心和情感,这会放大一些人的性格。在表演和导演的表达上,我们更注重人性。

沧讯:你认为你和沈方什么时候达到了共鸣或共鸣?有没有什么场景让你觉得你能特别理解这个角色?

Zray:事实上,当我第一次看剧本的时候,在第一集的开头,我完全可以感觉到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想保护他的同志,但是看着他的同志牺牲来保护他。他非常痛苦。他承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继续前行。我认为这个人承担了很多责任,他代表了当时许多有信仰的士兵。这实际上感染了我,灼伤了我。

彭湃新闻:《局中人》有很多动作场面和爆炸场面。在你以前的作品中,包括《余罪》,你似乎不能看太多的硬核动作片。

Zray:对。也许以前,我的形象和身材是有限的。我不能扮演大英雄,但我可以扮演小人物。小人物没有伟大的动作片,不是吗?有些绊脚石相对来说是新手。这一次,作为一个代理人,然后作为一个更高等级的士兵,你必须有动作元素和场景,现在观众有高品味,所以你必须给一些因素,使观众看起来有趣,所以相对来说,有更多的这一次。

汹涌的新闻:听听你的意思,觉得这个创作总的来说应该更令人愉快。如果你现在回头看,你认为还有一些遗憾吗?

Zray:每次我演戏的时候,我都会给导演不同的版本。有时候一个场景已经过去了,我希望再来一次。我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这个场景。我演的几乎每个场景都不特别。这并不是说我不能很好地控制每一个场景,而是我希望给剪辑台更多的东西,以便有更多的空间供以后选择。

事实上,在拍摄这部戏的过程中,我们的主人和创作者之间的合作非常愉快,每个人都会一起思考。这是一个好的表达吗?这是个好表达吗?每个人都给出了更多的方案,并为后期制作拍摄,但只有一个方案最终呈现给观众。应该用哪一个?当然,在某些情况下,你会觉得好的表达是无用的,但是严格地说,这不能被认为是一种遗憾。表演是一种观察感觉的东西,它每天都与演员自身的心理和身体状况有关。我不能说有时它让别人感觉很好,有时它让人们感觉很不好。这件事没有遗憾是无法衡量的。

汹涌的新闻:对观众来说,判断好的表演和坏的表演通常很简单。但你的意思是,事实上,很难简单地判断好的和坏的表现,因为有太多的情况和太多的表现,对吗?

是的,因为我们有不同的表演和不同的计划,不同的观众有不同的品味。没有一个演员能演好每一出戏和每一种表演状态,这是每个观众都认可的。他们不可能认为他能表现好。有些人的审美观是这样的,有些人喜欢花,有些人喜欢树,他们对艺术的表达、理解和接受是不同的,所以不可能每件作品都能让每个人都感觉良好。我只能说我能感知大多数观众喜欢什么,然后迎合更多观众的口味。但是话说回来,表演不是迎合,你也有你自己的审美表达和专业表达,所以这是非常矛盾的。有时候你太以自我为中心,你觉得你的审美判断是正确的,你的表演状态是正确的。许多观众在演出中不相信,你也无能为力。因此,没有什么东西是两全其美的,所以我们只能去摸索。但是因为我以前拍过一些戏,观众仍然喜欢,所以我被告知我的美学和大多数观众的相似,然后我很高兴,这意味着按照我自己的想法表演应该被观众接受。


张一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踏踏实实做事
@

澎湃新闻:我觉得你很有趣。事实上,许多创作者不喜欢“餐饮”这个词,但你一点也不回避它。我想听听你对“迎合”观众的看法。你为什么能如此冷静?

Zray:我想是的。更深入地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对吗?我们说一个人太自我中心,太个人化,他周围的人会认为他不合适,对吗?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面对家庭还是外面的世界,50%的时间都是为了迎合对方,这样人们之间的关系才能和谐,你才能达到平衡。如果你太以自我为中心,你可能在你的社交圈里不受欢迎。

说到艺术,也是如此。如果你总是觉得自己是对的,而观众认为你很无聊,你的作品也很无聊,那一定不是观众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作为一名影视工作者,我仍然坚信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观众。拍一部电影,拍一部电视剧,最后你想要什么?你想让观众看到它。你当然希望他们喜欢。如果你想让他们喜欢,不要假装。你必须试着想想他们喜欢什么。这是你的最终目标。有些人认为,当然,我想拍一些大家都喜欢的东西,但我认为我的风格是非常正确的。没人能改变我。我认为我很好,我是一名艺术家。我认为这个想法有点太片面了。我们仍然要考虑其他人,不仅是我们的职业,还有所有的职业。所有的人在生活和工作中都应该有这样的心态,这样社会才能平衡和谐,你做的事情才能受到别人的欢迎。所以不是我想迎合它,而是当你做任何事情的时候,你必须考虑别人。

沧浪新闻:在这个故事中,沈方身边有几个女性人物,对不同女性人物和不同情感的处理也是人物塑造的一个重要部分。演奏这首曲子会有困难吗?

Zray:是的,当我拿到剧本的时候,我和导演讨论了很多关于角色地位的问题。另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沈芳应该如何与这三个不同出身和性格的女人相处?如何向观众展示它?观众怎么能清楚地知道沈方对这三个女人的看法呢?他们在沈的心境平和中扮演什么角色?这是我和主任讨论了很多的事情。即使在拍摄的时候,有时我还是会挣扎。这在这部戏里确实是一个难题,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三个女人在沈放的故事中扮演了不可磨灭的角色,但是如果你扩大你对每个女人的爱,让观众看到,观众可能会认为这个男人太挑剔了,对吗?但是如果你对每个女人都有礼貌并且没有化学反应,观众会认为你是假的和做作的。因此,很难按比例做事。拥有更多是错误的,拥有更少是不够的。它无法表达人物此刻的内心状态和纠结,观众会觉得很无聊。因此,我在这方面最头疼。当我和每个女人一起表演时,我必须在表演前半个小时理清自己的处境和心情,从头再来一遍。从昨天和这个女人的第一枪到最后一枪,我不得不考虑她的故事和情感,但是我担心天平有点不准确,导致完全偏离。


张一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踏踏实实做事
@

别吹牛,踏踏实实做事

汹涌的新闻:也许观众对这部剧的惊讶之处在于,除了喜剧表演之外,还看到了Zray的另一面,因为在很多人眼里,你是一个天生擅长喜剧节奏的演员。喜剧和戏剧哪个表演对你来说更难?

Zray:事实上,因为《家有儿女》,很多人都很熟悉我的喜剧表演。那时,我才开始明白。那时,我知道表演不是为了表演,不是为了故意表演,而是为了向观众展示这个人的生活。当时,我所接受的只是喜剧表演的节奏和工作状态。当时,我联系了像宋丹丹阿姨这样的演员,她是喜剧天才。那时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被这样的表演所影响,无论你做什么,观众都会觉得很有趣,所以那时我对喜剧表演没有任何压力,包括我仍然有很多技能或表演状态,这些都是在那时积累起来的,是从成年人那里学来的,但那是无法抹去的。

实际上,我演过一些戏剧,观众可以接受。但是在我之前拍摄的场景中有一些轻松的喜剧元素,或者一些场景,或者一些表达方式,我希望能补充一下。因为我仍然希望观众在看我的戏剧时开心。在不伤害主题、人物和故事的情况下,观众会感觉更放松,更好地接受它。

《局中人》这部戏是一部时代剧,一个战斗的时代,一个特殊的身份,所以这部戏只能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呈现,但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个探索的机会。

澎湃新闻:从拍摄《家有儿女》到现在,你喜欢演员生涯的原因改变了吗?

Zray: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只是觉得不用去学校就能做有趣的事情。那时,我不知道名利是什么,但我只是感到快乐。后来,我慢慢地对这个行业的一些专业知识有了更多的了解,我觉得我知道的越多,我就越有信心。这种自信也会激励你学习更多。

《家有儿女》这出戏给了我太多的快乐,我在工作和生活中都很享受。这个基础很好。虽然我错过了很多,但我还是会在孩子们放假的时候拍摄,或者在人们放假的时候补课,但这不会让我觉得这是一个残酷的童年,而是一个快乐的童年。我很开心,所以那时,我在心里建立了对这个职业的热爱,我愿意慢慢地玩和思考。在思考的过程中,我觉得我以前的理解太低了,所以我可以学到更多。在这个行业有很多事情让我感兴趣,这让我想知道越来越多的事情,在创作过程中我会感到非常开心,真的很好。

澎湃新闻:从当演员开始到现在,你是否改变了对这个行业和你自己的认识?

Zray:就我对这个行业的关注而言,我曾经认为这个圈子是闪亮的,他们都是大明星,这是一个简单的想法。实际上,当我大学毕业时,我并没有真正进入这个圈子。我真的觉得当我进入这个圈子的时候,应该是《余罪》之后,当很多媒体采访我,很多杂志邀请我出去,很多节目来到我身边。


张一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踏踏实实做事
“刘星”微博表情包

我至少经历过两次。当我做《家有儿女》的时候,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只有10岁左右。那时,每个人都用电视看电视剧。现在每个人都用互联网看电视剧。那是我年轻时的一个时代,然后我感觉到了《余罪》之后的另一个时代。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所谓的娱乐圈并没有那么多样化和复杂,当然,也有可能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其他人不会对我感到复杂。现在,在表演和获得关注之后,各种各样的活动、各种各样的人都来找你,然后让你做不同的事情。可能有些事情偏离了你的职业,所以你会感觉不一样。然后你不知道它是好是坏,但你仍然需要融入其中,因为没有人有能力改变世界,所以跟随每个人。

我不是一个非做不可的人。这不能说是随波逐流,但有时你不能控制太多,只是改变自己。事实上,我不是一个有特殊想法的人,但是有时候我可能有不同于别人的想法,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降低自己,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每年,每个行业都有许多冉冉升起的新星,比我优秀、比我年轻的人越来越多。你感觉不到你有多强大,是吗?如果你把自己放得太高,你会一步步走下坡路。你不能把它放在心里。所以,让我们停止吹牛,脚踏实地地做事吧。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