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角落》原著 《坏小孩》“坏”在哪里

《隐秘的角落》原著 《坏小孩》“坏”在哪里2020-07-07 19:26:39

有人称《坏小孩》为“中国的《白夜行》”,称陈紫金为“中国的东野圭吾”,但问题在于它对东野圭吾的模仿过于成功。


《隐秘的角落》原著 《坏小孩》“坏”在哪里
《坏小孩》紫湖南文艺出版社@

□王雨

在追逐热播电视剧《隐秘的角落》后,抽空看了原著小说《坏小孩》,忍不住向追逐过《隐秘的角落》的朋友推荐这部小说。

这不是因为原版《坏小孩》太好了。正如许多评论所说,没有改编网络电视剧的加持,《《坏小孩》》只能被视为一部表现良好的通俗小说,它的风格甚至阴暗而忧郁。然而,与网络戏剧相比,你会发现流行与经典的真正差距在哪里:为什么《坏小孩》只是一部具有相似故事结构和人物原型的普通通俗小说,而《隐秘的角落》会成为一部不可多得的经典好戏剧?

《坏小孩》的问题并不在于它的作者子所批评的写作风格。也许是为了刻意模仿孩子的语气,陈紫金的写作风格让这部小说读起来像一个“故事会”,还有许多精彩的隐喻“眼泪像兰州拉面一样滚出来”和“手像印度飞饼一样停下来”。这种粗糙和流行的写作风格可能正是作者想要做的,因为写作的简单有时会节省读者的精力,使他们能够以更快的速度阅读。正如子坦率地说:“我写的快节奏的小说,你可以理解为快餐文学。我只想看起来漂亮。”

忽略了小说的写作风格,《坏小孩》的故事真的很美,它之所以美是因为作者成功地借用和模仿了日本畅销书作家东野圭吾的故事结构。

看《坏小孩》的故事结构,我们会发现它实际上是基于对东野圭吾最著名的两部小说的模仿:在故事的前半部分,我们隐约看到了《白夜行》的影子,而朱朝阳和普普,这两位深爱对方的青春期男女大师,在成人犯罪的推动下,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共生关系,并通过一系列的犯罪为自己的成长铺平了道路。在故事的后半部分,就像小说《《恶意》》的复制品一样,这个人朱朝阳完成了对事件的再现,并以日记的形式误导了警方,几乎成功逃脱了犯罪。

可以说这种模仿非常成功。由于作者更集中的描写,“青春期的黑暗”这一主题变得更加突出。因此,有人把《坏小孩》称为“中国的《白夜行》”,把紫金陈称为“中国的。我不认为这是过分的赞扬。

但是《坏小孩》的问题也在于对东野圭吾的过度模仿。

在日本,东野圭吾一直是最成功的畅销小说作家,但不能成为另一个村上春树或川端康成。原因是尽管他的小说被广为传诵,但几乎所有的角色都没有个性紧张和成长。

除了他的大部分“社会推理”小说《《解忧杂货铺》》等几部幻想小说之外,事件的导火索点燃后,主角们立即转向拥抱人性的阴暗面。"一次也不能回头。"在—— 《嫌疑人X的献身》,石申立即构思了一个最好的计划,杀死流浪汉,并帮助他摆脱犯罪;《白夜行》,男主人没有犹豫,也没有选择让女主人犯罪;在《恶意》,野口秀对他最好的朋友的恶意是不合理的,没有理由的。

在东野圭吾的小说世界里,所有的英雄在作恶时都没有道德障碍,他们一出现就成了潜在的罪犯。就像《坏小孩》开篇中的公公婆婆是坐在邪恶深渊边缘的灵魂,只等张东升轻轻一推,它就会干净利落地倒下。

《坏小孩》几乎完全继承了东野圭吾的善恶观。《所有的恶人》是许多人读完这部小说后的第一印象。当英雄朱朝阳出现时,他就像一个“坏男孩”。他对陷害他的同学充满恶意,称他的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妹妹为“婊子”和“小婊子”。在小说开始时,邪恶的种子已经埋在他的脑海里。这部小说只是一个故事,他发芽了邪恶的花蕾,开花了邪恶的花朵,并产生了邪恶的果实。

当然,这部小说读起来很“流畅”,但它是扭曲的,因为现实世界肯定不像童话故事中那样“充满好人”,但很少有人真正永远在邪恶的深渊中徘徊。在善与恶之间不断徘徊和犹豫是人性中最矛盾和最戏剧化的一面。一流的文学艺术作品一般不会错过“人性的张力”。雨果的《悲惨世界》和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都很感人。

幸运的是,《隐秘的角落》在改编时对《坏小孩》的善恶观做了很大的改变。在戏剧版本中,我们看到每个角色都变得有血有肉,成长并有选择:主人公朱朝阳的善恶一直徘徊到戏剧的结尾,最终被称为“不要成为下一个张东升”;他的父亲,朱永平,也从最初死板不负责任的坏父亲转变为在两个家庭和父亲的责任之间摇摆不定;阎良的成长轨迹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加上了老陈的纯粹的积极作用.就连原小说中的“罪恶之源”张东升,也用“张叔叔”来表现自己的道德选择,使这个人物形象变得生动而立体。

只有首先承认人性的善良和可憎,然后讨论为什么剧中的人物会坠入邪恶的深渊,他们才会显得有价值,触动观众的灵魂。否则,对邪恶的描述会陷入简单的好奇心,并喜欢描述更骇人听闻的邪恶。日本文学批评界一直有一种声音认为,东野圭吾的小说越来越沉迷于“邪恶的炫耀技巧”。事实上,东野陷入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写作圈子。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