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作者谈改编:我造毛坯房装修是他们的事

《隐秘》作者谈改编:我造毛坯房装修是他们的事2020-07-07 18:44:36

“对我来说,我只是建造了一座简陋的房子。电影界花钱买了我简陋的房子。如何装饰是他们的事。我从不干涉,我完全尊重他们的美学。”


《隐秘》作者谈改编:我造毛坯房装修是他们的事
紫金陈@

我们的记者李莉

网络剧《《隐秘的角落》》以很高的声誉结束,而原书《《坏小孩》》的作者子也震惊地得知,他在闭门写作期间进行了两次热搜。这出戏的受欢迎程度真的超出了他的预期:“我真的很遗憾,在这么大的流量下,只有15000本书被准备好,而且在第三天就卖完了。我希望下一部戏剧能上映,我还有机会。”

and 《沉默的真相》,即将播出,刚刚改编自子的另一部著名作品《长夜难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坦率地说,他写的每一部小说都在考虑未来拍电影和电视剧,《坏小孩》是“根据电影的节奏写的”。“如果《坏小孩》是灰色的,那么《长夜难明》就是火焰的颜色。英雄仍然是夜晚的火炬,用他纯洁的心照亮他自己和他周围的人。我期待着看到主要创意团队将采用什么样的改编方式。”

改编没参考原作者意见

子的小说不是第一次成为受欢迎的知识产权。三年前,黑马悬疑剧《无证之罪》改编自他同名小说。当时,虽然陈紫金还没有着火,但它已经被许多推理迷所认识。

在2013年写完《无证之罪》之后,子的妻子刚刚怀孕,这让他觉得下一部小说的主题不应该放在青少年身上。因此,《坏小孩》的故事开始了。这部小说讲述了一个沿海城镇的三个孩子的故事,他们意外地拍摄并记录了一起谋杀和复杂的案件,并把几个家庭包裹在其中。

“这一部分在各方面都比《无证之罪》好,改编非常成功,包括商业和文学方面。”像许多追逐电视剧的网民一样,子起初看电视剧的速度是原来的1.5倍,但看完之后又变回原来的速度。

他认为适应过程不需要参考他自己的意见。“原作者的审美能力有限,其他人需要从一个新的角度来理解这个故事,这样他们才能做出更好的第二次创作。对我来说,我只是建造了一个简陋的房子,而这部电影花了钱买下了我简陋的房子。如何装饰是他们的事。我从不干涉,我完全尊重他们的美学。”在小说中,子对少年恶的描写令人不寒而栗,而网络戏剧则为其注入了温情,甚至在小说的结尾,给出了两种解释:现实版和童话版,它们都比原著更加开放。子也认可这种改编,他知道“小说是灰色的,这是给少数读者看的。电影和电视是为公众服务的,公众必须喜欢有温度的东西。因此,改变人们的设置,增加新的人物和新的情节,同时保证原作品的故事情节,这是测试改编的地方,主要的创作已经做到了。”

《隐秘的角落》大受欢迎,剧中强有力的演员甚至小演员的表演都很受观众欢迎。其中,(微博)的表现最让紫吃惊。“他表演的朱永平完全不同于我的想象。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创造。太神奇了。原来的人物可以如此生动。他的表演将反馈我的写作,给我的写作带来更多的经验。”

童年最大快乐就是做数学题

现实中罪案很难改造成小说

那时,陈紫金最大的快乐是做数学题。“每天晚上独自学习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但只有一个正确的结果,比其他事情简单得多。”这部小说对他有很大的影响。他牢记“只有努力吃才能成为大师”这句话,希望尽一切努力改变你的生活困境。事实上,子与有着相似的成长环境,但经过自己的努力,他最终考上了浙江大学水利工程专业,现在他已经成为畅销书作家。“我写这个故事是希望读者能看到,孩子的心不像成年人通常认为的‘你还是个孩子’那么简单。”

如今,做了父亲的子金晨将从一个新的角度审视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你知道,我们每个人都是孩子,我们每个人过去都非常了解孩子。做了父母后,我们忘记了我们曾经是孩子。”在他看来,未成年人成长的环境比他小时候好得多。“但这次讨论的意义在于,我们总是想让环境变得更好。”

010-59000

”写这本书的初衷是为了赚钱。我选择这个主题是希望我能在赚钱的基础上关注社会问题,让读者能够思考这些问题。”为了赚钱而写作从来都不是禁忌。事实上,当我写《花季雨季》的时候,子金晨刚刚开始全职写作,没有任何收入。

大学毕业后,陈紫金在一家股票交易软件公司工作了两年。他于2012年辞职,因为他的工资太低,而且他与领导相处不好。之后,他提交了许多简历,并面试了几次,但其他公司不想要他,所以他不得不寻找另一种谋生方式。“我做过其他小成本的投资,但没有一个成功。写作不需要资本和零成本创业,所以我走上了这条路。”

第二年全职写作完全没有收入,陈紫金的压力很大。几年前,他从出版商瑞普文化公司预支了2万元版税,并获得了成功。直到2014年10月30日,他的写作道路终于走上了正轨,所有的小说都在一夜之间获得了影视版权。

说到创作灵感,子金晨的方法是“依靠幻想”。如果你想得更多,你自然会形成一个故事。通常,他喜欢看悬疑电影,并密切关注社会新闻。“但是他不太注意犯罪新闻。现实中的犯罪故事可以作为小说的背景,但将其转化为小说的主要内容将缺乏艺术真实性。因为真正的犯罪大多是直截了当和不合逻辑的,所以小说艺术现实主义的基础是巧妙和合乎逻辑的。

关于“东野圭吾中文版”的标题,子金晨直言不讳地说,“这是出版商的包装,没有必要”。然而,他承认自己的原创作品确实模仿了东野圭吾的风格和成功经验。“近年来,我探索了自己的优势,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从心理上来说,他仍然是我最崇拜的推理作家和我的精神职业领袖。”他最钦佩的不是东野圭吾的才华,而是他的毅力。“在他如此出名和富有之后,他仍能保持如此高产的状态,这表明创造就是他的生命。对我来说,创造首先还是一项工作。我在他这个年龄肯定已经退休了。我总是觉得创作过程非常痛苦。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做,但我不能达到他的年龄。”

当遇到创作的瓶颈时,子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点才华都没有,或者他以前的作品只是幸运地被认可了。有时他会想,“如果我坚持要找更多的工作,换成其他的工作,我还能找到工作吗?现在它可能处于不同的状态。但我只能想想。我现在不做文化和创造性的工作。我还能做什么?”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