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后公务员辞职浙江省仍在调查中这位官员详细解释了调查过程

辞去公职11年后仍被查处


从浙江省建设厅住宅与房地产业处原处长何从华受贿案说起


编者按


何从华从海上辞职11年后被立案调查,再次证明了“不伸出手,伸出手就会被抓住”的真理。何从华为什么要对此案进行调查?这与党团的纪律处分有什么关系?何从华辞去公职后,在与原工作和业务直接相关的企业工作,接受100万元“安置费”的行为如何定性?何从华和他的辩护人为什么不支持招供和惩罚?一审认定的自首情节得到纠正后,为什么要维持原判?我们邀请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回答这些问题。


特邀嘉宾


徐惠明,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


沈丹,桐乡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市监察委员会委员


曹寅,桐乡市监察委员会委员


陈斌,桐乡市人民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


基本案情:


何从华,男,1962年出生,自2002年7月起担任浙江省建设厅房产处处长,负责全省住房和房地产行业的管理。2008年11月辞去公职。2009年1月,他担任原辖区某房地产集团项目负责人,2012年5月,他担任集团执行总裁,2015年,他去原辖区另一房地产集团担任总裁。


2004年至2008年,何从华利用其浙江省建设厅房产处处长的职务之便,以“廉租房”、“购房款”、“免债款”等形式非法收受、金的房产,总价值296.38万元,并在企业发展、政策咨询、资格审查、纠纷解决、奖励评审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


2019年6月14日,何从华被浙江省监察委员会指定为嘉兴市监察委员会管辖,桐乡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在JISC调查和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过程中,何从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并在审查起诉阶段签署了认罪处刑书。在一审法院的审判阶段,由于法院认为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较轻,所以在审判前向公诉机关发函建议调整量刑建议,然后公诉机关对量刑建议进行了调整。何从华不接受调整后的量刑建议,一审法院也没有适用坦白从宽的原则作出判决。一审判决后,何从华不服受贿罪的事实和适用的供述和处罚程序,提起上诉。2020年5月18日,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查处过程:


[案件调查]2019年6月14日,桐乡市监察委员会对何从华进行了立案调查,并于6月16日对其采取了留置措施。同年7月8日,浙江省纪委纪检监察组在省建设厅对该案进行了审查。


[移送审查起诉]2019年8月24日,何从华被浙江省建设厅党组开除党籍。8月29日,桐乡市监察委员会将何从华涉嫌受贿罪移交桐乡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起诉]2019年10月29日,桐乡市人民检察院以何从化涉嫌受贿罪向桐乡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一审判决]2020年1月22日,桐乡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何从华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零六个月,罚金60万元。退还案件的违法所得296.38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何从华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判决]2020年5月18日,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


曹寅:2019年4月,在调查其他案件的过程中,浙江省监察委员会发现何从华在2008年4月担任浙江省建设厅住房和房地产处处长期间低价购买了一套房子,于是他开始进行核实。6月,他被任命为嘉兴市监察委员会管辖,被嘉兴市监察委员会任命后,桐乡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何从华。此时距何从华2008年11月辞去公职已有11年。第《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暂行规定》号法律第18条第2款规定,"因违法行为应当受到行政处分的公职人员,在监察机关作出纪律处分决定之前辞职或者死亡的,不受处罚,但监察机关可以立案调查。《监督法》第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公职人员违法的,应当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涉嫌职务犯罪的,应当移送人民检察院依法审查起诉。因此,离开办公室并不意味着"安全着陆",但干部可以离开,但没有暂停按钮和反腐败没有休息。何从华收受贿赂共计296万元,数额巨大。依法应当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据刑法规定,追诉期限为十五年,何从华受贿的最后一次节点是2010年1月。因此,何从华在2019年6月接受监督立案时,仍处于起诉期,应追究其涉嫌职务犯罪的刑事责任。


何从华于199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8年11月辞去公职后,他仍然违反规定,在与其原来工作和业务直接相关的企业工作,尽管他知道禁止公务员辞职。此外,何从华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他的行为违反了国家法律法规,并涉嫌受贿。何从华的上述行为严重违反了党的纪律,应当受到党纪处分。桐乡市监察委员会将调查结论反馈给何从华所在党组织,浙江省建设厅党组将讨论决定对何从华的纪律处分,并于2019年8月24日决定开除其党籍。同年8月29日,桐乡市监察委员会将何从华涉嫌犯罪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有效实现了纪律与法律的衔接,实现了“先行先试、以纪为先”的目标。


2。何从华辞去公职后,接受了100万元的“购房款”,去了一家与他原来的工作和业务直接相关的企业工作。你如何看待上述行为的本质?


沈丹:何从华接受“安置费”并辞职到与其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企业就业部门,应单独进行评估。论“家庭费用”性质的确定。2008年下半年,吴某邀请何从华辞职到他的房地产集团工作。在双方就工资、佣金、汽车分配和其他福利进行协商后,他们还承诺给何从华另外100万元的“购房款”。何从华于2010年1月5日收到全部款项。住宿费是一项福利政策,是企业为留住特定人才而提供的一定数额的家庭生活补贴。然而,在此案中,何从华获得了100万元的一次性“家庭津贴”,数额巨大,远远超过了他在公职期间约12万元的年薪,甚至高于他在企业任职后约80万元的年薪。何从华的专业能力和资源能够给企业带来的好处已经通过同意1%的业务佣金得到了反馈。因此,所谓“安置费”并不是对输入人才的正常福利补贴,而是吴某在中国工作期间为获利而支付的福利费。何从华在任时同意了他的意见,并在离开公司后支付了工资。事实上,何从华利用了h


关于何从华辞去公职后在原辖区房地产企业任职行为的认定。2004年4月8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号文件第三条规定:“党政领导干部辞职后三年内,不得在原职务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受聘于企业、事业单位和社会中介组织,不得在010年至10006年期间从事与其原工作和业务直接相关的业务和企业活动。”华为为什么逃避商业禁令?2009年1月,当一个房地产集团负责房地产项目时,它明确表示不会担任该职位。直到2012年5月,它才认为三年的禁令期已经过去,并成为该集团的首席执行官。2015年,它去了另一个原来管辖的房地产集团担任总裁,直到事件发生。何从华虽然没有担任集团的职务,但实际上他在原辖区的房地产企业中从事经营活动,并领取工资和佣金。根据2003年《关于党政领导干部辞职从事经营活动有关问题的意见》号文件第77条第1款第(5)项,从事营利性活动是违法的,违反了党的廉洁纪律。


3。何从华及其辩护人指出,“低价购房”中的贿赂数额不能简单地由房地产评估中的市场价格与实际支付价格的差额来确定,“债务免除”与职务无关,不属于贿赂。你如何看待这些观点?


陈斌:“两高”《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受托人谋取利益,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向受托人购买房屋、汽车等物品的,以受贿罪论处。”贿赂金额是根据当地市场价格与交易时实际支付价格之间的差额计算的。”本案中,何从华及其辩护人不同意公诉机关对涉案财产“交易时当地市场价格”的认定。根据浙江省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价格认定结论,公诉机关认定2008年4月何从华购房的市场价格为331.874万元,而何从华实际购房价格为205.4937万元,比市场价格低126万元。何从华之所以能够以远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购买该房产,是因为该房产是由吴某房地产集团开发的,何从华在担任浙江省建设厅住房和房地产司司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吴某房地产集团谋取利益。何从华的辩护人为“低价买房子”的行为辩护,同时在同一住宅区出售的其他四处房产的价格与何从华的购买价格相近。然而,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吴某证实,该住宅区没有针对不明身份人群的最低销售价格,房屋销售为“一房一价”。每套房的位置、楼层和面积的不同可能会影响房屋的销售价格,不同物业的价格是不可比的。价格认定结论的程序合法,结论客观,并得到了当时该房产市场价格相关证人的确认。因此,应将该房产确定为“交易时的当地市场价格”,以确定何从华在“低价购房”行为中收受的贿赂数额。


2004年,何从华在担任浙江省建设厅房产处处长期间,向金借款70万元投资房地产。随后,金感谢何从华对他事业的帮助,免除了何从华70万元的债务。“两高”《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2条规定,受贿罪中的“财产”包括金钱、货物和财产利益。财产利益包括可以转化为金钱的物质利益,如房屋装修和债务减免,以及其他需要支付金钱的利益,如会员服务和旅游。后者所犯罪行的数额应按实际支付或应付的数额计算。在这种情况下,尽管何从华与金家关系不错,该免了


许慧明:首先,这是处理坦白从宽的原则。司法机关不仅要考虑坦白从宽和处罚从宽,还要考虑其犯罪的严重程度和刑事责任的大小,并依法提出量刑建议,从而准确地确定刑罚,保证刑罚应视为其犯罪。在本案中,原公诉机关建议判处何从华四至六年有期徒刑。经审查,一审法院认为原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较轻,在审判前致函原公诉机关,建议调整量刑建议,符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在收到这封信后,原公诉机关也认为原量刑建议不合适,因此做出了调整。鉴于上诉人不接受调整后的量刑建议,原公诉机关不再使用原供述作为证据,原审法院也没有将供述适用于上诉人,程序并不不当。


第二,认罪是指被告自愿、如实地坦白自己的罪行,对所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上诉人何从华不同意存在70万元的债务减免,以及“低价买房”和收取“安置费”是否构成犯罪。因此,何从华不符合本案二审适用坦白从宽的条件,辩护人提出二审对上诉人适用坦白从宽的理由不能成立,他不予支持。


第三,关于自首问题,一审法院认定何从华是自首。二审查明,何从华因涉嫌受贿罪被监察机关立案侦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他被绳之以法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并主动供认了监察机关不知道的另外两个贿赂事实。这不是自首,不构成自首,可以视为自首。何从华受贿金额超过296万元,接近“巨额”上限。应当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最高刑。何从华已退还赃款,可依法从轻处罚。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何从华的自首与事实不符,予以更正。基于上诉不加刑的原则,原审判决并非明显不当,原审判决得到维持。(本报讯代理程维)[编辑田伯群:]


为您推荐

湖南省沅江市原自然资源局局长龚秋贵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以上-

原标题:湖南省沅江市自然资源局原局长龚秋贵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以上。2020年9月15日,益阳市鹤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宣...

2020-09-20 标签:鹤山益阳市万元
独家幕后捐了5亿的徐建康是谁为什么要捐-

独家幕后捐了5亿的徐建康是谁为什么要捐-

原标题:独家幕后!捐了5亿的徐建康是谁?为什么要捐?来源:复旦大学 今天,全国政协常委、宝龙集团董事长、复旦大学董事许建...

2020-09-19 标签:复旦大学万元宝龙
湖南省洞口县“橙红”消费扶贫博物馆开幕-

湖南省洞口县“橙红”消费扶贫博物馆开幕-

原标题:湖南省洞口县“橙红”消费扶贫博物馆开馆9月16日上午,湖南省洞口县“橙红”消费扶贫博物馆开馆,全县76家扶贫企业...

2020-09-19 标签:洞口县万元洞口

城口农业特产进山东人家-

原标题:城口农业特产走进山东人家[长镜头]光明日报记者赵于光润家在重庆市城口县志平乡燕湾村6组36号,这里曾经是当地有名...

2020-09-19 标签:城口县万元城口
建行一员工深夜从ATM盗走200万 巨额现金埋在大树下_凤凰网

建行一员工深夜从ATM盗走200万 巨额现金埋在大树下_凤凰网

本文转载自证券时报旗下公众号:中国基金报 作者:楚深离奇案件!2014年,建行一员工深夜从两处ATM机设备间合计盗走近2...

2020-09-18 标签:万元被告人侵占罪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