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之地》:反洛夫克拉夫特的黑人克苏鲁神话

当然电视剧《恶魔之地》能否像同名小说那样取得成功,尚未可知,尽管HBO做足了宣发力度,第一集播出后,也普遍得到好评。



《恶魔之地》:反洛夫克拉夫特的黑人克苏鲁神话

美剧《恶魔之地》海报

《恶魔之地》:反洛夫克拉夫特的黑人克苏鲁神话

《恶魔之地》的作者马特·鲁夫

《恶魔之地》:反洛夫克拉夫特的黑人克苏鲁神话

美剧《恶魔之地》中仍然有大量致敬洛夫克拉夫特的画面

  哈搭巴

  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被一些中国书迷亲切称为“爱手艺”,他是“克苏鲁神话”的创造者,用美国当代最知名的惊悚小说家史蒂芬·金的话说——洛夫克拉夫特是20世纪最伟大的古典恐怖故事作家。洛夫克拉夫特

  洛夫克拉夫特

  但在如今政治正确的年代,洛夫克拉夫特的名声并不光彩,因为无论从他的作品还是人生经历来看,他都有着明显的种族主义倾向,比如他的名作《印斯茅斯镇之阴影》《美杜莎的卷发》等都充斥着血统论、男性至上、白人至上及排犹主义观点。

  正因此,在当今的美国文坛“致敬”这位大师的最好方式便是“反洛夫克拉夫特”,比如2016年出版的小说《Lovecraft Country》。

  《恶魔之地》其实是一本非常怪异的小说,因为它形式上“反洛夫克拉夫特”但本质上遵循洛夫克拉夫特的“克苏鲁神话”。

  洛夫克拉夫特在1928年出版的短篇小说《克苏鲁的呼唤》里写道:“我认为,人的思维缺乏将已知事物联系起来的能力,这是世上最仁慈的事了。人类居住在幽暗的海洋中一个名为无知的小岛上,这海洋浩淼无垠、蕴藏无穷秘密,但我们并不应该航行过远,探究太深。”《恶魔之地》的主旨便是如此。

  小说《恶魔之地》分为八个部分,即八个相对独立但又有内在联系的八个故事,第一部分的标题便是“Lovecraft Country”,作为小说开篇,鲁夫在行文里不断引入书中的各色人物,并构建起一个非常“克苏鲁”的世界观。

  参加过朝鲜战争的美军黑人大兵阿提库斯·特纳一日收到其父蒙特罗斯的信,后者称自己找到了一些关于阿提库斯母亲家族的信息,并已离开芝加哥的家赶往马萨诸塞州的亚当姆。于是,阿提库斯与其伯父乔治及同年好友莱蒂蒂亚一同前往亚当姆寻找蒙特罗斯。

  在三人到达亚当姆之后,阿提库斯采发现他是亚当姆庄园创始人提图斯·布雷思怀特唯一在世的直系后代,而房屋现在的所有者塞缪尔·布雷思怀特领导着一个名叫“远古晨曦会”的邪教组织,在塞缪尔看来,只要将阿提库斯献祭就能得到永生,回到亚当尚未被赶出伊甸园的“美好时代”。

  根据小说《恶魔之地》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目前已播出两集,其对应情节便是小说中的第一部分。

  假设观众并未看过相对小众的原著小说,那么他很有可能会感觉自己“串场”了,《恶魔之地》第一集大部分时间非常像是电影《绿皮书》,但在结尾处又很像是电影《异形》《侏罗纪公园》《地心游记》,到了第二集则又感觉像是《逃出绝命镇》。这种混搭的效果,某种程度上正是原著作者马特·鲁夫所追求的。

  不过客观地说,小说《恶魔之地》是早于电影《绿皮书》的。

  马特·鲁夫之所以将小说大部分重要角色写成黑人,目的就是在“反洛夫克拉夫特”,他嘲讽了臭名昭著的“吉姆·克劳法案”,也就是南北战争后仍然在美国多州实行的实质性种族隔离政策,书中乔治的工作就是撰写类似《绿皮书》的“黑人安全旅游指南”。此外,《绿皮书》里让黑人钢琴家唐·雪莉头疼的“日落镇”,也成为《恶魔之地》里的关键情节。

  而《恶魔之地》的“反洛夫克拉夫特”还不止于此,前文所述,洛夫克拉夫特对于白人血统纯洁性有着某种偏执,但在鲁夫笔下,他却再次让那些“3K党”们尴尬不已。阿提库斯之所以有着布雷思怀特的家族魔力,就在于他的曾曾外祖母是布雷思怀特庄园的黑人女仆,她当年被提图斯·布雷思怀特玷污后怀孕,而这位黑人女仆又有着女巫的法力,她焚毁了庄园,使得她腹中的孩子成为布雷思怀特家族唯一的血脉。所以无论现在“远古晨曦会”成员多么的白人至上,他们却只得听命于一个黑人。

  当然电视剧《恶魔之地》能否像同名小说那样取得成功,尚未可知,尽管HBO做足了宣发力度,第一集播出后,也普遍得到好评,《芝加哥论坛报》的迈克尔·菲利普斯已提前看了5集,他的剧评是这么写的:“该剧主题成功,但在其他方面是不平衡的。”这句话的意思怎么看都像是在说,在如今“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风起云涌的时代,这部剧正逢其时,但其他方面做得并不出色。

  美国《综艺》杂志的剧评人丹尼尔·达达里奥批评更为直接,他认为该剧光顾着呈现感官刺激了。

您可能也感兴趣: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